2021潮流男生短发发型掌握最前端的时尚

2021-04-09 64

潮流的男生总能引起倍高的回头率,整个潮流造型的重点在于发型的设计,掌握并运用到最前卫最潮流发型你也就走在了时尚的前端,下面几款最新男生发型让你做参考!

到了90年代中期,一些挑着担子的湖北人出现在哈尔滨的街头巷尾给人理发,攒下一定本钱后,就自己开店干起了个体户。当时,哈尔滨理发的价格在三五块钱左右,湖北理发的价格要便宜一些,于是很多市民开始选择到湖北理发店理发。在90年代中后期,湖北理发遍布哈尔滨,最多的时候能有三四百家。

在革新街旁开“湖北老四美发店”的老板李老四是湖北武穴市人,他告诉记者,当初湖北理发进入哈尔滨,是看中了哈尔滨人爱美、注意形象的特点,所以都来淘金,一个月能挣五六千元;后来本地的个体理发兴起了,湖北理发开始撤离。记者从市场监管部门了解到,目前哈尔滨带有湖北理发字样的理发店不过30多家,顾客多以周边居民为主。

老中青“分众”理发互不冲突

2003年,“孔雀美发厅”从国有资产中剥离,被当时的店长收购。不久,店里的年轻职工开始自谋出路。2013年9月,孔雀美发厅因所在区域动迁,暂时停止营业。耿东来和李淑芝也从“老孔雀”走了出来,干起了个体户,还特意给自己的店面起了个名字叫“老孔雀美发厅”,不过在门牌上依然是“孔雀美发”的字样,理发的价格很低,男头15元,女头20元,烫头最低才70元,最贵不过150元。

在“老孔雀美发厅”内,60岁的徐女士正在烫头,她说:“他俩干了39年理发师,我都让他俩给我剪头35年了,当年我还是小姑娘,现在都成老太太了。”采访中,不时有中老年人走进这个十几平方米的理发厅内,无论是理发的,还是等着烫头的,都跟耿东来和李淑芝有聊不完的话题。“我这里都是二三十年的老顾客了。年轻人几乎没有,他们要求的发型我剪不出来,而且人家也不喜欢我们这种老店,都去那种连锁的理发造型店。”耿东来说。

老理发店没落了,新理发店兴起了,不过耿东来并不觉得失落:“年轻人追求时尚,他们爱美的方式跟我们不一样。那些贵的理发造型机构是给年轻人和有钱人准备的,我们这种老理发店是为老顾客和中老年人服务的,都有市场,互相并不冲突。”

从剃头到“造型”冰城人依然时尚

经历了国营理发店的“黄金时代”,也经历了湖北理发的异军突起,2000年后,各种美容美发场所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特别是2010年后,各种连锁的美发造型机构在办公楼和商场内遍地开花,不再局限于繁华路段。理发美发的价格也从当年的一毛五分钱涨到现在的几十元,烫头的价格更达到几百上千元,办理会员和预付卡也成了连锁理发机构的常见方式。

省美容美发协会会长刘宝柱告诉记者,现在哈尔滨的美发机构有近2000家,“咱们哈尔滨人热爱生活,都很时尚,舍得为美花钱。在计划经济时代,哈尔滨人都是全国打扮最时尚的,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对美的追求也在提高,对理发行业的要求肯定会越来越高。”

他说,无论是老的国营理发店还是外来的湖北理发,都是在特定时代满足哈尔滨人对美的需求。现在低端与高端理发市场并存,可以很好地解决不同阶层对理发的需求。“以前人们是单纯的剪发,现在是剪发、烫发和造型相结合,更多的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追求。”

首页
电话
留言反馈